❀幸せ半分こ❀

革命机艾晴同人站,欢迎投稿

[革命机][艾晴]某天,某个时刻

Two Cities:

体液补Rune设定

雷雷更健康的BJ。

朕就是这么ooc的汉子。

有伪LLF→丽瑟罗蒂的描写(仅存于HRT的不安臆测中。嗯。




  “那个、Pino,”时缟晴人轻敲屏幕,对屏幕后的神秘女性小声道着歉,刚才进入一号机的时候,他注意到她双眼微闭,仿佛睡着了似的,“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金发的神秘女性用力地摇头,如同甩去疲倦。她像往常一样,露出微笑迎接驾驶员的到来。“任务?”时缟晴人读着屏幕上的字眼,顿了一下答道,“并不是。”

  “我想知道,要补充Rune的话,除了吸取鲜血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

  Pino托着腮,似乎陷入了思考,不过片刻,屏幕上便打出了“Marriage”的字样。

  时缟晴人叹了口气,试图将与这个字眼紧紧相连的一段记忆压下。虽然当时流木野非常痛快地拒绝了他出于负责而提出的求婚,但这总不是能令人感到高兴的事,过错从不因为被宽恕而一笔勾销。如果能早点和Pino说起这件事,如果那个时候大量消耗Rune的战斗能稍微少一点,或者和L-Elf“对半分”的协议能在更早的时候就达成,不知道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时缟晴人抬了抬嘴角,他将一系列的如果从脑海里排空,接着安抚地朝Pino微笑,彼时她正凑在屏幕前、似乎注意到时缟晴人的神情而露出了不安的神色,“我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个,Pino。”

  “你去了一号机那里。”

  时缟晴人甫一进入卧室,便听见自己的同居人这么说道。他犹豫了片刻,含糊地应道,“啊。”

  他的同居人甚至没有抬起头,“从‘她’手里得到了什么情报?”

  没有。他的嘴唇翕动着,想要做出这样的回答来结束这一场对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起关于Rune补充的正确途径这个话题。浮现在他脑海里的那个单字让他觉得呼吸困难,但他的初衷的确是为了减轻同居人被吸取血液时的痛苦而寻找更温和的摄入方式。

  “你应该记得我们的契约,”他的同居人抬起头,虽然没有过多的表情,也传达了足够的讯息,“现在,说你知道的,时缟晴人。”

  没有任何逃避的可能了。时缟晴人忖道,他在意识里抓紧了自己的喉咙。将与Pino的对话简单地转述了一遍,他望向L-Elf,等待他的回答。

  “原来如此。”L-Elf说道,他并未注意到时缟晴人不安的视线,“作为携带大量遗传信息的体液,获取的便捷程度也高于血液——的确,是性比血液交换更可取。”

  “……艾尔艾尔弗。”

  “不错的情报。上一次Rune匮乏,贵生川和我没能问出来更多的东西。”银灰色头发的军人将领巾解开,他瞥了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学生一眼,“节约时间,你最好现在就把衣服脱掉,时缟晴人。”领巾之后是外套的扣子。

  “等等,艾尔艾尔弗——”

  那么,那个相片上的女孩子呢,要怎么办?时缟晴人凝视着L-Elf,在前多尔西亚军人身躯里时感受到的那种撕扯胸腔的痛楚似乎还残留在他自己的意识深处,他打了个哆嗦——L-Elf已经利索地脱下了外套,转而开始解皮带。他觉得喉咙有点发干,于是便挪开视线,勒令眼睛规规矩矩地看着地板,但是衣料摩擦的细微声响在安静的房间中显得无比清晰,就像正发生在他的耳畔。

  (怎么办)

  L-Elf将叠好的外裤安置好,朝时缟晴人远远地投来一瞥。

  (说点什么、随便什么,快点说话、快点阻止艾尔艾尔弗)

  “时缟晴人。”他听见自己的名字从多尔西亚人的舌尖滚落,“你在犹豫什么?”

  大量失去Rune,也即是说,大量失血,即便是那个L-Elf也不可能不受影响。Rune的消耗速度非常快,L-Elf几乎有相当一段时间都维持着贫血的状态,虽然没有到影响判断力的地步,但还是希望能将这些痛苦削弱一些。也许是作为“人类”的部分不甘心就此让步给“怪物”,所以想要作出可能的弥补来换取心灵上的平静罢了。

  他努力地将那张相片从脑海里抹去。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L-Elf也一定是在勉强自己忘记与同性做这件事的不快。L-Elf提供Rune,而时缟晴人用Rune战斗,这是约好的、属于彼此的义务,没有逃避它的理由。

  他低下头开始对付自己的扣子,并且不幸地弄掉了最上面那颗,它一直都松松垮垮地被缝在领口上,也没得到有效的加固。短暂地扫了一眼地面,没找到那颗牺牲品,时缟晴人便继续抵抗着手指的震颤去解扣子。L-Elf留在原地,既没出声,也没有走过来帮忙的意思,这让他觉得好受多了。外套总算从他的身体上解放了,接下来是外裤,这并不更难解决。

  只剩下内衣裤的时候,他有点不受控制,转过头看向L-Elf。

  坐在床沿的前军人朝他皱起眉,时缟晴人楞了一会儿,意识到那是让他过去的信号。一个肿块正在他的喉咙里生成,这不妨碍他用双脚走到L-Elf身边。

  L-Elf短促地笑了一声。

  “不用这么紧张。”

  时缟晴人垂下眼帘,避开他的视线。

  “今天不会做到最后一步,”他说,“你还没有清理过。”

  时缟晴人没能理解L-Elf的意思,不过他隐约知道了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他犹豫着,在L-Elf的床榻边跪下,在双膝落地之前,L-Elf便抓着时缟晴人的手臂阻止他继续下去,“到床上。”他解释,表情非常不快。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别无选择的并不只是时缟晴人,他将L-Elf的底裤拉下,犹豫着握住多尔西亚人的器官,它完全没有兴奋,但长度依然可观。努力回想从前读过的某些读物上的画面,时缟晴人俯下身,先在上面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然后握着柱体,将前端纳入口中。多尔西亚人纹丝不动,但手指已经绞紧了床单。

  时缟晴人的舌头濡湿了整个前端,而他的手指则在柱身上来回劳作。他既担心L-Elf没法在这种笨拙的努力下挺立起来,又对巨物完全苏醒的状态有些胆怯。在双重的恐惧中他艰难地继续着这种劳作,但L-Elf很快捏住了他的下巴,将自己的肉体从不称职的劳动者口中解放出来后,带着某种微妙的情绪,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握着柱体上下滑动起来。血液迅速流入这个漂亮的圆柱体,它站立起来,怒视着不知所措的吉奥尔人。L-Elf松开了手。

  “继续。”他听见L-Elf说道,忐忑地握住比刚才更有生气的器官,重新纳入口中。

  他加倍努力地讨好着那个器官,甚至到了他自己身体的某一处也开始隐隐发热的地步。柱体开始抽搐,他几乎呜咽了一声,用手掩口强迫自己将体液全部咽下。它的味道并不太糟,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喘了几口气,时缟晴人听见L-Elf说道,“如果你需要,也可以趁现在解决。”意识到L-Elf是在说自己的身体反应(他本来都已经把绷紧的内裤慢慢忘掉了),时缟晴人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摇头。

  “……因为,艾尔艾尔弗也说过了,携带遗传信息的体液也是Rune的载体。”时缟晴人费力地组织着语言,“既然这样的话,射……射出来也会让Rune消耗吧?”他脸上的潮红渐渐退了下去,谈论这件事的羞耻感似乎已经没那么强烈了,“没必要把Rune消耗在这件事上,我是这么想的。”

  L-Elf看了他一眼,那之中古怪的意味让时缟晴人不由缩了缩脖子。

  “随你。”他说。


 

Fin.

 

 跟我初衷的恶趣味完全不同。

大概还有一次。


评论
热度(14)
  1. 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幸せ半分こ❀
  2. 惠风和畅🍃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 转载了此文字
    Two Cities

© ❀幸せ半分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