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せ半分こ❀

革命机艾晴同人站,欢迎投稿

[革命机][艾晴]如果、然而、可是

Two Cities:

警告:

OOC,严重OOC,不管是LLF还是HRT还是saki全——部OOC;

ABO私设有:被VVV上过以后性别会向A、O发展,普通人相当于ABO系统的B。会不会生子我暂时没想好。

有LLF→丽瑟罗蒂(自以为),以及咲→晴



如果全部可以接受?





  Valvrave到底是怎样的机器?


  前多尔西亚特务大尉把目光从在锁链中痛苦挣扎的Valvrave一号机驾驶员身上挪开,转而落到仔细比对着数据的吉奥尔高级研究员贵生川巧身上。

  “这样的情形还会持续多久?”L-Elf问道,“在发作期间,恐怕也没法顺利驾驶Valvrave出动吧。”

  贵生川翻过一页文献,他的神情没有丝毫动摇,“很难说,时缟的发作间隙正在缩短,在找到解决之道之前,大概会一直持续下去,这种状态——毫无疑问是不能出战的。”

  L-Elf点了点头,他再次望向自愿接受束缚的一号机驾驶员,吉奥尔少年似乎已经从一次漫长的发作中缓过来了,他的胸口带着痛苦的余烬缓缓上下起伏,冷汗打湿了衬衫。

  隔着栅栏的目光甫一接触,两人便不约而同说道:

  “你也听见了贵生川的话,时缟晴人。”

  “——不行。”

  时缟晴人松开了抓紧胸襟的手指,这个动作牵动了手腕的锁链,一阵窸窣作响。他舔了舔被咬破的嘴唇,用平静的口吻说道,“绝对不行,艾尔艾尔弗,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绝不会答应的。”

  L-Elf看了他一眼,“你没有和我讨价的余地,时缟晴人,没法出战的你不具有任何价值。契约建立的基础是你能够为我所用,”他顿了一下,“无论如何,目前这都不是你要考虑的。你最好祈祷在下一波战事之前,你的身体能恢复到让我不用挑其他人来替代你的位子,时缟晴人。”

  

  “办法当然是有的。”流木野咲端起茶杯,抬眼望向研究员与特务大尉。贵生川巧的脸上浮现出犹疑的神色,“如果你说的是通过——”他谨慎地选择词汇,“劫控普通人来满足Rune需要的话,恐怕也是一桩难办的事。”

  她瞥了L-Elf一眼,“上一次机体因为Rune而动弹不能之后,晴人是靠和在一起解决这个问题的。”

  “在一起……是指?”

  她的嘴角浮现笑容,“就是你想的意思,老师。之后问题就解决了,不是吗。这就是方法。”

  “感谢你提供了情报,”L-Elf说,“下次如果还存在类似的信息,请及时通知贵生川,或者报告给我。”他转头递给贵生川一个眼神,对方会意地颔首,接着,吉奥尔的中年略有些局促地说道,“非常感谢你,流木野同学。如果方便的话,”他望向流木野的眼神透着不安,“也请你稍微等一等,留下来做一个进一步的身体检查。”

  流木野耸了耸肩。“好啊,”她说,蹙起的额头显出焦灼,“如果确认我没问题的话,请马上让我去解决晴人的问题。”

  “关于这一点我们会再考虑的。”L-Elf说道,他垂下了眼开始扫阅文件,“你现在可以出去了。稍等会让贵生川安排深入的检查,不要走远。”

  流木野转身朝门口走去,门被重重带上了。

  “等到报告出来之后恐怕还得去一次一号机。”L-Elf近乎于自言自语,他对着时缟晴人身体检测报告上的某一项数据皱起眉,“——如果能撬开‘那个’的嘴当然是最好的。”

  贵生川沉默以对。

  

  “Pino很饿。”屏幕后的女性捂着腹部,眉心紧皱,仿佛非常苦恼。L-Elf扫过呈现在屏幕上的文字,试探着发问:“那么,你需要吃些什么?”

  金发的女性歪着头:“Rune。”

  “那么,要怎么进食呢?”

  “人类。”屏幕上率先现出这个单词,L-Elf的蹙了蹙眉,紧接着,“Marriage?”自称Pino的女性好像有点犹疑,L-Elf啧了啧舌头。他对这个答案不能感到更满意,但它仍然有些含糊,将流木野似笑非笑的脸庞从脑海中抹去,他进一步发问,“对普通人也有用吗?”

  “Pino好饿哦——”被特务大尉丢下后,屏幕后的少女怏怏不乐地咕哝着,她嘟起嘴,这股饥饿感让她比以往更烦躁。事实上,要解决它是相当容易的,但是晴人,那个一号机驾驶员却把她和Valvrave晾在一边,迟迟不进食,也不知道在拖沓什么。她禁不住满腹委屈地抱住膝盖,缩成一团。

  屏幕上最后闪现的单词是“Yes”。

  

  “流木野,”贵生川谨慎地翻阅着报告,之前他将影印件递给她时被率直地推开,此刻不得不亲自来就尴尬的报告做一些必要的解释,“经过之前的进一步检查,我不得不——”他停了下来,避开了某些在这时显得过于矫揉的、带着致歉意味的词语,他和他的同事欠这些孩子道歉,但不是仅仅用一个副词就能解决的,“通知你,因为驾驶Valvrave的缘故,你的身体发生了一些不可逆转的变化。”

  四号机驾驶员歪着头望向军籍研究员,“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不老不死嘛,我以为你有别的东西要告诉我呢,老师。”

  “你的身体,我是说,与生殖系统有关的那些部分,激素、器官组成,都发生了异变。”流木野咲的眉头愈扬愈高,她的脸上混合着惊诧与微妙的痛苦。但事情没完,我必须得说下去,贵生川忖道,他怀着莫大的歉疚直视女性驾驶员的眼睛,“恐怕很难用从前的性别系统来定义你了,流木野,你出现了与男性相似的性征,但并不是说你就此变成了男性。我想,你应该对此也稍稍有所感觉,变化是渐进的,直至最近才稳定下来。”

  “晴人呢,”流木野稍稍提高了声调,她没有就自己的问题多问一个字,“晴人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吧?”

  是的。贵生川缓缓地说道。

  “他也一样,或者说,可能比你的情况更糟。由于一号机是格外与众不同的,因此很难直接下断言说Valvrave的副作用就是绝对地让你们的生理性别倒错,至少犬冢和山田的数据,和你是一样的,因此他们的生理系统……也就没有太大的变化。”贵生川继续说道,“而时缟,他的体内某种微量激素目前超出原本的数值几十倍;相对应的,你体内另一种微量激素也一定程度地超出原本的数值,不过,并没有时缟这么严重。我们据此判断这可能就是他现在痛苦的原因。”

  流木野捏紧了拳头。

  “我知道。”她说,然后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了。”她站起身子,朝门外走去。

  

  “……”

  L-Elf来到时缟晴人临时居住的“囚牢”中时,刚好又是一次猛烈发作的尾声。棕色头发的少年撕扯着床单,红色的Rune之光在他的额际浮现,锁链紧绷着,他在床铺上来回翻滚,仿佛一条脱水的鱼在干燥的空气中竭尽全力做最后的挣扎。

  他用钥匙打开了门,缺乏润滑油的机关在转动时吱嘎作响——时缟晴人的肩膀仍在颤抖,他似乎没有余裕去应付任何人的到访,或许也因为是L-Elf的缘故,让他连伪装的尝试都放弃了。

  “时缟晴人,”L-Elf的声音在逼仄的居室中响起,浮在时缟晴人身体上的细微颤抖短暂地消失了,“关于上次报告中的某个数据,现在已经有了确切的结论。”

  “你的身体以某种方式,与所有Valvrave连结在一起,所以,会加倍地渴望Rune。”

  “啊。”时缟晴人含糊地应着。

  像上瘾一样痛苦的“Rune匮乏”症状,只有依靠摄取Rune来解决。这是无可救药的。

  “之前被流木野注入的Rune短暂地接了燃眉之急,不过不可能长久地解决问题,毕竟你们都是——”

  “‘神凭’。”时缟晴人转过头来看着L-Elf,嘴角的破损刚刚结痂,“还有别的办法的,艾尔艾尔弗,是不是?”

  L-Elf挺直身子,他能听见一阵被刻意控制的脚步声在距离不远的地方停下了。

  “你和其他人不同,”他慢慢地说道,“你只有两条路可走,时缟晴人,吸取鲜血,或者,从某个人那里被动地获得Rune,就像之前和流木野那样。”两处凝滞的呼吸声,他想,同时耐心地等候契约者的回答。

  时缟晴人咳嗽着,他最后抬起视线,望向多尔西亚人。

  “我明白了。你不希望让流木野的Rune损耗加剧,是吗?你似乎忘记了还有其他人可选择,虽然要解释起来相当麻烦,不过应该也有喜欢同性的男性存在。我从一号机里的‘那个’里获取的情报是普通人也可以。”

  时缟晴人支撑着坐起,“那么,你也可以吗,艾尔艾尔弗?”他说,表情混合着尴尬与犹疑。

  “因为,不想让她去做……那样的事。”他低声说道,对于自己颠倒了原本的性别、在亲密时成为被动的一方这个猜测,没有丝毫否认。

  “是我的话就没问题吗?”L-Elf看着时缟晴人,他朝吉奥尔少年迫近,“被我进入就可以吗?”

  “……”一号机驾驶员视线躲闪着多尔西亚人的,他们现在离得太近,时缟晴人含糊地说,“因为是契约。无论如何,都有要做到的事情,L-Elf,你和我都是,不是吗?”他的视线慌张,并且还不自觉地透出了恳求。他在恳求什么?

  L-Elf知道吉奥尔少年意在何处,他承认自己现在确实有些心烦意乱。提起丽瑟罗蒂是狡猾的,但时缟晴人又确实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将选择权推给了自己,如此而已。甚至可以说,时缟晴人高尚得愚蠢,在这种时候。不管怎样,丽瑟罗蒂的优先级最高,其他所有都可以押后,什么都可以牺牲,什么都不值一提。

  “是的。”

  他说。然后捏住一号机驾驶员的下巴,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Fin.

  

  

  

  

  

  

  


评论
热度(15)
  1. 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幸せ半分こ❀
  2. 惠风和畅🍃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 转载了此文字
    Two Cities

© ❀幸せ半分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