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せ半分こ❀

革命机艾晴同人站,欢迎投稿

【525生贺】 若爱

  ·艾晴

  ·OOC

  ·微虐

 

  奋力抬起手,想要抓住最后一丝光明,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下坠下坠,直至无边无际的黑暗。

  从恶梦中醒来,艾尔艾尔弗看着上铺的床板呆愣了半天才起床。回头看了一眼空空的上铺,被子还是整齐的叠放在床头,床铺上也没有一丝褶皱,一切如往常一样,没有改变,转身走进盥洗间。

  清晨,人们还在睡梦中,艾尔艾尔弗已经穿戴整齐走向了机库。昨晚零点刚过,手机传来的震动,让刚睡下的他又重新起来查看。简短的视频讯息,画面上清晰的面容,少年轻快的语调,温和的笑脸。像一把温柔的刀,捅在身上锥心的疼,却暖的让人落泪。

  曾经在两人的寝室里,狭小的床铺间,他会抱着晴人做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但他们却从来都不是恋人。那时少年总会用他看不懂的目光注视着他,像是要抓住什么,又像在隐藏什么。扯起的笑容带着淡淡的苦涩,无奈。

  来到一号机驾驶舱,点开电源。pino艳丽的色彩出现在屏幕上,看见来人有点惊讶。

  “你果然来了!”

  “这么说,邮件是你发的?”也许之前晴人录制的视频也是她搞的鬼。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完全是。”pino拉出视频文件,点出一个加密文件。

  “密码是什么?”艾尔艾尔弗知道这里面会有他想要的答案。

  “不知道,是晴人设置的。”pino皱着眉不悦的看着屏幕前的男子。

  “时缟晴人……吗?”神思有些恍惚,手指轻动,“之前那个视频也是你发的吗?”

  “那个确实是系统问题,这个是定期发送的。呐,生日是什么?”少女疑惑的看着他,艾尔艾尔弗沉默以对。

  【YOKAN】

  解码成功

  成功的瞬间艾尔艾尔弗稍稍愣了下,居然不是【对半分】,或者是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没办法在对半分。

  点开第一个视频,毫无意外的,跟今天发给他的那个是一个。视频里面的少年稍稍准备了一下,露出笑颜。

  [艾尔艾尔弗,今天是你18岁生日,生日快乐!这样也算是亲口对你说了,记得要跟大家玩的开心!]

  看着晴人定格的笑脸,艾尔艾尔弗顿了一下,继续点开下一个。

  [生日快乐!艾尔艾尔弗今年已经19了,十字头的最后一年。今年也很辛苦吧,不论怎样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跟大家一起玩吧!]

  [20岁生日快乐!不知道你有没有参加成人礼呢?多尔希亚我不清楚,不过吉奥尔的话,20岁才算是成年,要参加成人礼,预示着已经长大成人,可以独立自主。虽然对你来说无所谓,不过还是希望你能跟普通人一样,收到祝福,将年少的岁月珍藏。]少年说着说着缓缓低下头,屏幕上看不到他的表情,[说的有点多了,那玩的开心!]抬起头还是那个笑颜。

  [艾尔艾尔弗生日快乐!21岁你会在做什么呢?就算战争结束了,你也还是会忙个不停吧。嗯...你多注意休息,事情不是一天做完的,还有,依然希望你能开心的跟大家一起过生日!]

  [生日快乐!22岁的话,会又长高了吗?模样会有变化吗?你的话,少皱眉头会更和蔼可亲点,呵呵,好像在说老人家。呐,今天也要开心哦!]

  [happy  birthday!突然想这么说一次,不要纠正我的发音!刚刚想起来,我曾经用你的刀打过果皮,还没跟你说对不起。今天是你生日,所以不能生气,嗯,要开心,再开心一点。]

  [24岁了,艾尔艾尔弗是不是也觉得过的很快,这么多年不知道你的性格会不会改变了点,虽然不觉得你会变多少,但还是希望你今天可以开心的度过!生日快乐!]

  [今年也是第一时间送上生日祝福,生日快乐,艾尔艾尔弗。今年的生日还是要跟大家一起过吗?会不会有想一起度过的人了呢……嗯,毕竟也是到了那个年龄了,还是希望你会开心幸福!]少年低着头,过了好半天才抬起头,但却不是那个熟悉的笑颜。[对不起,今天你生日本该高兴的,但是七年了........]

  这个并不完整的视频,让艾尔艾尔弗停下浏览的动作。

  “七年……鱼忆七秒,人忘七年……吗?”

  “啊咧?”pino歪着头看着艾尔艾尔弗,“人类都喜欢这样自言自语吗?”

  艾尔艾尔弗闭上眼睛,再睁开,手指在界面滑动了一下,粗略看了一眼,这样的文件大概有40几个。从刚刚那个视频来看,显然对方分开录了好几次,但也只有这些,猜想应该是没有时间录制更多。

  “做这些无用功,有什么意义!”如果之后的每一年里都会收到这样的生日祝福,那怎么可能会仅仅过了七年就忘记了。

  “这个,他录了好久!”pino拉出最后一个视频,“跟我聊了好久,pino不太懂,但是很开心。”

  [那个,今天是艾尔艾尔弗60岁生日,已经是可以当爷爷的年纪了呢,呵呵,艾尔艾尔弗的子孙一定也像你一样吧,真的好想看看。呐,到了现在还是没有跟大家说你的生日吧,并不是说一个人不能过生日,你的话很多事都可以独自完成,但是,很多时候还是要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才好。总是一个人,太过悲伤了不是吗?也许是我瞎操心了,这个时候你一定在跟家人过生日吧,不知道你会不会喝酒,但是羊羹的话还是少吃些吧,生日快乐!]

  [晴人?]视频里传来pino的声音,可能对方的话她有点不能理解。

  [怎么了pino?]

  [你为什么要分开录制呢,还有那个生日快乐是什么?]

  [因为生日每年只有一次,所以要分开来,每年的同一天发出对应的那条,记得了吗?]少年不放心的又翻看了一遍前面的文件。

  [嗯,我不是智能机器,但是这种事还是能做到的。]

  [麻烦你了!]少年迟疑了一下,[不过,他的话,在第一次发给他的时候就会来查个究竟了吧,怎么都瞒不住的。]

  [那这句话一定要你跟他说吗?]

  [也不是……只是我想这么对他说,毕竟他的生日只有我知道,至少在这里是这样的。那家伙的个性,大概不会主动跟人说起这个,我只是想,在今天跟他说说话,虽然我不觉得他会在意这些,只是,只是不想他寂寞……]

  [寂寞?他很寂寞吗?]

  [至少不是一个会把心事说给人听的人,而且,寂寞落魄见过一次就够了,仓库呆久了会发霉的,那个样子也不适合他。]

  [你对他那么在乎吗?每个都唠叨好多,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没办法不在乎吧,你也知道的吧,我劫控他驾驶valvrave的时候,很厉害的,人也聪明。]

  [嗯,是因为这样?]

  [不……不只是这样。]

  [那是喜欢他?]pino觉得自己就是这样,她喜欢晴人,所以想跟他多说说话。

  少年听见pino的话,微微瞋大双眸,[喜欢……很奇怪吧,他态度总是那么恶劣,做事还独断专行,但是他有自己的坚持,并一直在为此而努力着,就算失去了照耀生命的光芒,还是坚强的重新站起来继续战斗。我也因为有他在身边,才会拼命的学着面对这场残酷的战争,我想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我们。]

  湛蓝的双眸闪着微光,染上温暖的笑意,[所以,我想我是喜欢他的,想跟他说话,想听他回应我,想跟他过每一个生日,送他生日礼物。不论男生还是女生,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这样的小心思吗?]低低的呢喃,没了笑颜。[我希望他开心果每一天,希望他会幸福,希望可以和他……]

  抬起头,手掌覆上双眼,[可是这些,不能让他知道,我更不会对他说,因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

  听见晴人浓浓的哭腔,艾尔艾尔弗捏紧拳,一颗心却坠落无际深渊。原来,那样的眼神是因为眷恋和不舍。

  坐在冷硬的驾驶座,抚过操纵杆,他们曾并肩战斗过,曾在月球争执过,曾在单人床上缠绵过,但这些都已经是午夜梦回的片段。

  走在通道里,手中紧紧抓着存储卡,艾尔艾尔弗如来时一样沉默,不论他在驾驶舱里是哭了还是笑了,走出那里,他依然是这个国家的领袖,还是那个自信的指挥官,还是那个孤傲的一人旅团。

 

银历214年,银河第三帝国。

 

  “真是的,怎么这里也都是!”流木野咲拿着拖把,一脸不爽的盯着地上的污渍。

  “好在石像上不是很多。”连坊小路晶擦拭着石像的底座。

  “真是的,那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都说过了,那个物种听不懂人话,还跟他们啰嗦那么多,好在他的粘液没有侵蚀性。”流木野咲边擦边抱怨。

  “趁这个机会彻底打扫一下也好。”

  “那为什么她不自己来擦呢,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银发蓝眸的孩子不满的嘟嘟嘴,跟在俩人身边打转,偶尔好奇的摸摸这摸摸那。

  “她只是回来补充养料的,帝国边境那个小星球还没平定,她怎么会有时间来打扫这个。”

  “补充养料,那来记忆中心干嘛?”小王子转身看向最前面的石像。

  “那就只能问她本人了!”流木野咲擦了半天,站起来直直腰,却发现小王子在石像边淘气,“那个不可以乱动,那是……”

  话还没说完,石像突然发出响声,声音不大更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

  “这是什么?”小王子看着石像下面露出的暗格,刚要伸手便被晶阻拦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晶侧过身看向咲,后者也看的一愣。

  “这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个东西?”咲看没什么危险,让晶护住小王子,自己则将手探了进去。

  暗格里面没有机关,有的只是一个锡金的盒子,上面还勾着异国的纹样。盒子并没上锁,咲在三个人六只眼睛的注视下缓缓打开盒盖,看着里面的东西,咲和晶都沉默了,厚厚了一沓信,信封上有着银三帝国皇家御用的图样。无一例外都是写给晴人的,而这个笔迹她们都知道是出自谁之手。

  “你们不看吗?”小王子见两人都没动作,抓起最上面一封,没给咲和晶阻止他的机会,毫不犹豫的拆开信封。

  “你——那是你祖先的东西,你怎么……”咲的话说到一半,小王子已经展开了信纸。

  “haruto……”小王子刚念个开头,手里的信便被咲抢了去。

  “别在这里读,而且你手上都是什么那么脏!”没理会小王子的不满,流木野咲到底没让他在这里阅读。

 

  haruto,

  今天内阁递交了一份提案,要把曾经牺牲的人都做成石像,放置在博物馆里面,我同意了提案,但要放在不打扰你们安眠的地方才可以。对你来说,被人膜拜,不如被人记在记忆深处。

  其实我已经不再管这些事情,但是有关于你的,他们还是要问下我的意见。尽管他们没明说,心里也早就默认了。

  早些年的时候,因为licht,他们还总担心我有事,怕我是疯魔了。后来渐渐的也就都接受了,果然咲森的学生都很天真,尤其是你。

  说起咲森,年初的时候去看了一眼,荒草丛生倒像是遗迹。我没去看我们的寝室,我搬离的时候是把门板封死的,去了要他们拆又会担心我疯了,我都这个年纪了,他们还当我是那个争霸星际的嗜血狂魔,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尊老。

  那时候确实做了很多你不喜欢的事,帝国的征战是带有侵略性的,因为不论是地球人还是其他物种,都不会轻易相信别人,更不会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别人。对我来说,做好事要比做坏事难很多,不像你,天生就长着一张好骗的脸,会让人轻易放下戒心。

  我也曾试着寻找过,残垣废墟中,硝烟瓦砾之下,都没有。也好,那样的景色你还是不要见到的好。

  别又一拳打过来说我残忍霸道,我有我的做事方式,而你的方式,我始终学不来。

  流木野咲又在跟我唠叨吃药的事,我好好吃了她怀疑我是不是病重了,我忘了吃她又说我老年痴呆,这女人看着还年轻,心已经是老太婆了。

  看着她们觉得可以生老病死也是一种福分,只是在给孙子讲起童话故事的时候突然想到,你和我的世界,并非一个神明,天堂的路,三途川的水,天上地下,中间隔着现世的距离。

  看来还要去战胜他们才行,这回你总改来帮我了吧!

  银历71年.5月25日

Eruerufu

 

  流木野咲最后还是没忍住,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滚落腮边,不知是为那些已逝的生命,还是从未说出口的爱。

  热情的青春年华,沉寂的深切爱念,生死相隔已百年,道出时依然婉转动人。

  看着咲哭红了双眼,晶望着白纸黑字沉默,小王子不明所以的左看看右看看,最终站在咲面前,用弱小的身躯抱住了颤抖的人。

  对于帝国的第一任国王的印象,小王子除了教科书上的和祖父讲给他的他小时候的事,就只有那篇墓志铭。一个生前从未恋爱娶妻的人,却在死后的墓志铭上刻下了对真爱的诠释。

 

 

  墓志铭

 

  遇见你之前,我学会在爱人之前,要先学会战斗;

  你离开之后,我明了,若爱,必深爱不渝——是为真爱。

 

  L-elf

 

  Fin.


评论(1)
热度(23)

© ❀幸せ半分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