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せ半分こ❀

革命机艾晴同人站,欢迎投稿

【艾晴关键词创作一小时】歯磨きプレイ

Ruiko❀:

 

##好匆忙啊一个多小时真是极限了_(:з」∠)_真是不限时不知道一限时好难!!

歯磨きプレイ 

 

关键词:兔子 水杯 镜子 

20岁的L-ELF先生X12岁的晴人

 

 

L-ELF将钥匙抵在钥匙孔的时候察觉到了异样,他随手推了下门之后屋内橘色的灯光便照了进来。木质的地板投下自己颀长的影子。

“啊,L-ELF先生回来了吗。”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他将身子向后移了些扭动了下疲惫一天的肩膀,接着保持着左手搭在右肩上的动作,垂下眼睛看向踩着兔子拖鞋从浴室出来的少年。

 

应该是到方才为止还在洗脸,前发用大夹子夹在后面,平常不怎么有机会见到的额头露了出来,在发际交界的部分还留有一些洗面乳残留下来的白色泡沫。

 

“L-ELF……先生?”

大概被对方过于安静的反应吓到了,少年开始局促地用脚尖点着地板,手里拿着的水杯和牙刷一时竟也不知该放在哪里是好。

“生气了?”皱眉向左偏了偏脑袋后开口。

他的领养人刚刚下班。西装外套挂在玄关的墙壁上,为了解除领带的束缚领口前的扣子被解开了两三颗。客厅没有开灯,玄关的灯源完全来自于他没有关好的浴室门。光线并不是那么好,再加上身高的原因,他有些看不清L-ELF的眼神。因此更加焦虑起来,他知道这个人的脾气并不是那么好,他经常觉得自己会在无意间惹得L-ELF生气,而在那之后等待他的必定是些让他想起来便红了脸颊的惩罚。

 

“没有关好门。”

“诶?”

 

时缟晴人回头看了一眼浴室的门连忙低下头道歉,慌忙想要向里屋走去。他的领养人有着不同于吉奥尔这个平和的国家人民的随意态度,总是很仔细地做着打算,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除了夹着时缟晴人的睡颜照片之外都是每天的计划,字迹清晰有力。

 

“不是那边的门…”L-ELF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抓住少年的胳膊,然而对方扭身的动作有些大,粉色的兔子睡衣的帽子边缘垂下的长耳朵阻挡了他这一意图。现在的他的手变成了揪着粉色垂耳兔左耳的姿势。

“啊嘞?”时缟晴人用了些力气向前走才发现自己处在完全无法前进的状态,他年轻的监护人刚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凭自己的小细胳膊是绝对斗不过的,他回过身来用小鹿斑比一般湿润的眼神望着L-ELF。门外路灯浅浅的白色灯光泼洒在青年的身体边缘,他马上明白对方指的是自己没有关好大门的这件事。

 

“非常……非常对不起。不过我是觉得你快要回来特意留门的。”晴人抽动了下鼻子,只是这细微的动作也另L-ELF觉得心里的某一角塌陷一些。少年手里捏着的水杯和牙刷因为小主人的情绪波动而轻轻发颤,有水渍滴在L-ELF的手指上。嘴角浮起的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

 

“记清楚了,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不关门,我的话不用担心没带钥匙什么的。”

“是……”

“为了让你记住今天的错误,给个惩罚吧。”青年松开揪着兔子耳朵的手,指了指少年手里的水杯和牙刷,“惩罚就是——我来帮你刷牙。”

“诶?!”原本埋着头十分紧张的时缟晴人听到惩罚只是刷牙这种简单的事之后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点了头表示同意。这些小动作都被L-ELF捕捉到,他一面背过手将房门锁上,一面从少年手里接过牙刷和水杯将它们放在左手,另一只手拉过时缟晴人的手掌,少年感到这个人和平日一样略低的体温便觉得莫名的安心。

 

浴室的洗手台前是一面很大的镜子,L-ELF洁癖到连镜子也不会放过,镜面没有一片雾气留下的污渍。干净到足够让时缟晴人在学校的时候自满一番的程度,例如我家的L-ELF先生啊巴拉巴拉一通。但现在这份洁净似乎成为了他的烦恼。

 

L-ELF在洗手台前搬了椅子坐下向少年招手,时缟晴人顿了一下有些紧张地挪动了过去,之后视死如归一般闭上眼睛长大了嘴巴。青年愣了一下扶住他的肩膀让他转了一圈,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可以在镜子里很清楚地看见自己和他年轻的监护人的镜像。

 

L-ELF低下头来将下巴放在少年的肩膀上,时缟晴人感到耳边突然袭来的灼热的气息。

“喂,不看着镜子的话怎么教你好好刷牙呢。”

“刷牙的话……我自己也会。”

“说好由我来帮你刷的吧。”

“是……”

他看着镜子里对方没什么表情的脸,闭上眼睛的瞬间口腔感觉到被异物突入的奇怪感受。牙刷的毛刷并不是那么柔软,大概是最近才换了新品的原因。有些发硬的毛刷起初轻轻拂过时缟晴人的嘴唇,接着再从口腔深处大牙的部分一点点细心地向前刷。对方每一次用牙刷掠过自己的牙齿他都感到有细微的电流穿过脊背。接着毛刷向牙龈的方向探去。

 

“牙龈也是需要清理的。”

“啊…哈…是。”被牙膏和牙刷的摩擦造成的泡沫和自己的唾液一点点侵袭了口腔,L-ELF看似温柔探入的牙刷却在不断地刺激少年敏感的地方。

“口腔里,可是有很多敏感的神经末梢的。”

“神经末梢……那是什么。”

“能够让你变得敏感的地方……吧?”

“啊…嗯…”时缟晴人感到从身体中心传来的热量,通过口腔的刺激整个身体变得软绵绵起来。有些站不稳的时候L-ELF在身后的话可以放心地将体重交给他。

“你平常有清理过舌苔吗。”

“诶……?”他抬起头用充满疑惑的双眼看着L-ELF,对方像是在说什么他从未听过的领域一般令他感到惊讶。口里包着的白色泡沫从嘴角边渗出一些,感觉一开口便会变成奇怪的声音只好用力地摇了摇头。

“舌头伸出来。”L-ELF举起牙刷,这样的光景从下方看过去的话会有一种莫名的压迫力,这种感觉让他下意识地伸出了舌尖。

柔软的舌头上被硬物摩擦而过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第一次尝试这种口腔清理方式的时缟晴人感到大脑一阵一阵地空白,他看着镜子中自己半张着嘴任对方将牙刷在自己口中肆虐的样子,强烈的刺激感和羞辱感一点点地填满了整个胸腔,他开始有些细微的挣扎。

 

下一秒感到下颚被人捉住,食指和拇指半强迫性地保持着掰开他嘴巴的动作。时缟晴人全身都躺在了L-ELF的怀里。穿着兔子头拖鞋的小腿在空中蹬了两下不过这些因为快感而来的反抗在青年的怀里只能更加激发他想要延长刷牙的时间。然而在看着少年整个不知所措微微发颤着蹭着自己的样子仍是放下了水杯和牙刷,带着时缟晴人去洗手台漱口。

 

水流的声音将时缟晴人的意识拉了回来。

他偏过脑袋看着身边将衬衫袖口挽起来清洗水杯牙刷的L-ELF,对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的样子。产生了一种此时有了奇怪感受的自己反而有罪的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L-ELF感到自己背后有个温暖的小东西贴了上来,他打开手边台灯回头望去,时缟晴人埋着头整张脸藏在粉色兔子的睡衣里,悄悄扁了扁嘴之后仰起脸说道。

 

“下次…我还可以为你留门吗。”

 

 

END


评论
热度(76)

© ❀幸せ半分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