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せ半分こ❀

革命机艾晴同人站,欢迎投稿

【艾晴关键词创作一小时】七年不幸

Devona-:

* 稍微细致了些但时间有限还是很不满意

* 晴人未出现

* 还是很像大纲会重写的吧

 

 

【艾晴】七年不幸

 

 

*  关键词:镜子,晴空。

 

--听说把镜子打破的人会有七年不幸。

 

【01】

   艾尔艾尔弗把宿舍里的镜子打碎了。

   在时缟晴人陷入无法醒来的沉睡之后艾尔艾尔弗一直顽固地呆在那现在已然无人问津的宿舍中,除此以外,他似乎很正常,应该说过于正常了,在现在的艾尔艾尔弗身上所展现的是属于时缟晴人的正常而不是属于艾尔艾尔弗的正常,也就是说他现在并不再是微苦的咖啡而是甘甜的砂糖。

   曾有人对于他的“甘甜”而感到毛骨悚然,但日子一长,也就习惯了。

   日子一长,也就习惯没有时缟晴人的生活了。

 

   艾尔艾尔弗虽说不再如同以往那般苦涩,却依旧有意地与他人保持着距离。所以那天他因模糊间在镜子中看见了时缟晴人的身影过于激动而不像样地失手把镜子打碎的事情并没多少人知道。

   在向指南翔子要求新添置镜子的时候对方也有问过他打碎镜子的理由,可是艾尔艾尔弗仿佛回到了当时的苦咖啡一般的沉默与冷淡,最后流木野咲一句“打碎镜子会带来七年不幸哦”打破这样尴尬的气氛结束这莫名其妙的对话。

 

   打碎镜子会带来七年不幸哦。

   七年不幸。

 

   艾尔艾尔弗倒是很期待这七年的不幸会不幸到怎样的地步。

 

【02】

 

   第一年。

 

   阴霾突至。

 

   艾尔艾尔弗突然开始厌恶起与他人交流,无论是和指南翔子等国家大臣商讨国家的发展,还是应付所谓的朋友的寒暄,或者说是拒绝女孩子的邀请,只要与人交谈就必定会感到不适从——甚至连在餐馆点餐时与服务员的交流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人的表情也好,说话的语气也好,都显得丑恶而无趣。随着时间的流逝,艾尔艾尔弗发现自己对于他人交流的厌恶程度从一开始的不自在到不自觉地把厌恶的表情浮现在脸上,最后甚至连与他人说一个字或者听他人说一个字都会头疼欲裂。这让他再也无法装作砂糖的样子代替时缟晴人生活。

   这大概就是第一年的惩罚:无法以最想要的生活方式活着。

 

   他将自己终日关在宿舍房间里,从人类、从灰蒙蒙的天空旁边躲开。他选择坐在床上发呆——他曾在时缟晴人发倝情的时候在这张床上与他做倝爱,狠狠地进入时缟晴人,听着逐渐清醒的时缟晴人发出的呻倝吟。

   床上似乎还散发出当时淫倝靡的气味。

 

   门外传来了低微的声响,大概是送饭人来了吧。

 

   艾尔艾尔弗瘫倒在柔软的床上,无数次地想着如果是他们的话,我也会这样厌恶与他们交流吗?

   如果是他们的话。

 

   如果是莉泽罗蒂和时缟晴人的话。

 

   他迷迷糊糊地醒着,直到新年的钟声响起,他的胃里猛然传来翻江倒海的感受,眼前漆黑。

 

 

   新年快乐哟。

 

【03】

 

   第二年。

 

   阴霾稍褪。

 

   这是格外平静的一年。阴冷的天气渐渐褪去一点,天空中的灰色也稍稍散去了一些。艾尔艾尔弗对人的厌恶也逐渐减小,逐渐能重新与大家交谈。大多数女孩子显然高兴得快死了,指南翔子为他送来了两大盒羊羹作为贺礼,阿德莱伊和流木野咲是一起来的,阿德莱伊把他训了一顿,于是他开启“晴人腔”应付了一番,而流木野咲却显得不怎么高兴。

   “打碎镜子会带来七年不幸。”她皱着眉头又重复了一遍一年前的话语。

 

   艾尔艾尔弗算是回归了原样,这一年并没有什么异常,或许七年不幸的诅咒已经结束了——他这么想着,并且在心里暗讽这不幸也没什么打不了的嘛——比起【】与时缟晴人的离开。

   【】?

 

   第二年的不幸是忘却某个重要的人。

 

   他从原来的军服中翻出了【】的照片,他确定这就是她,可无论如何他丝毫想不起来【】的名字、声音以及关于【】的记忆。

   知道遗忘了什么却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遗忘的是什么的感受如同被老虎爪子摁住一般,心脏的跳动过分得重,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

 

   他尝试着询问身边的人照片上这个拥有着粉色双马尾的清爽女孩,可得到的结果不是老老实实的“不知道”,就是揶揄“天哪艾尔艾尔弗你开窍了吗”。

   一无所获。

 

   他忘记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也许看见晴空的话,就会想起来的吧。

 

   可惜阴霾未散。

 

【04】

 

   第三年。

 

   这一年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尤其不幸的一年——

 

   没有人

记得

羊羹的做法了。

 

【05】

 

   第四年。

 

   同样是关于饮食的——

 

   所有的人包括自己都只会做火腿蛋了。

 

   每次盘中的火腿蛋都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想起一个人:“时缟晴人。”再也无法看到的人。善用“晴人腔”的人终于也学会了时缟晴人的多愁善感,无数次地对着火腿蛋没出息地流泪。

   太丢脸了啊。

 

【06】

 

   第五年再次爆发了战争,阴霾再次浓厚了起来。而因时缟晴人与火腿蛋的猖獗而变得软弱的艾尔艾尔弗甚至连战场都没有上,只是在机关里部署军队。

   战争延续至第六年,双方谈和。

 

   一下放空的艾尔艾尔弗开始不断地陷入一个梦——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于时缟晴人第一次登上valvrave之后的时间,而自己却不受控制地杀死了时缟晴人,那时的他们互为敌人。

 

   鲜红的血溅得遍地都是,自己的军服上,脸颊上,手上,全部都是湿漉漉的、鲜红的血液。天空阴沉得仿佛即刻就要塌下来。看着“被自己杀死的”时缟晴人,他逐渐喘不过气来。

 

   与你为敌。

 

噩梦不断延续,一次又一次轮回闪现。

 

打碎镜子会带来七年不幸。

还剩一年。

 

真希望看到蓝色的晴空。

 

【07】

 

   第七年。

 

   阴霾猖獗。

 

   时缟晴人不见了。

   准确来说,是时缟晴人这个人的一切都不见了,他存在过得印迹都被抹消,唯一剩下的仅仅是艾尔艾尔弗脑海中的记忆。

 

   他发了疯一般地问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知道时缟晴人嘛?”在浓烈的阴霾下,一个又一个,大街上的人,政府机关里的人,咲森学园里的学生被拉住,然后摆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即使有人主动向他搭话,他也仅仅是会转过头愣愣地看着对方,然后不死心地开口:“你知道时缟晴人嘛?”艾尔艾尔弗不愿去相信这个曾经拯救了这个国家,曾经说着和自己对半分,曾经在他身下扭倝着倝腰的家伙就这么消失了。

   “你知道时缟晴人嘛?”

   最后他被机关高层关进了疯人院一般的地方。

 

   第七年的惩罚,最最重要的人的消失。

 

   他喜欢一个人蜷在房间的一角,想象着那如同大海一般深不见底的蓝色眼睛,然后对着看不见的空气讲着莫名其妙的话。

   一切都结束了,七年不幸。

 

   也好,不用看到那阴霾了。

 

   仔细想想除了第二三年的惩罚以外,每一次的惩罚都是与时缟晴人有关的呢,或许对时缟晴人抱有这样的感情才是真真正正的惩罚。于是灵魂已然变得面目全非的艾尔艾尔弗笑起来,笑到看不清眼前的事物,笑到脸颊都被莫名其妙的液体打湿。

 

   或许时缟晴人才是真正的枷锁。

 

   天空中的灰色过于沉重。

 

【08】

 

   七年的不幸,七年的厄运,七年的覆辙。上帝用七天时间创造了整个世界,而上帝用七年时间带给艾尔艾尔弗梦靥。是梦靥便会有梦醒的时间,就像阴霾终究会被阳光所取代。

 

   艾尔艾尔弗感谢上帝用七年带给他这样一个噩梦,让他彻头彻尾地活成一个时缟晴人,为他附上禁锢他一辈子的、名为“时缟晴人”的枷锁。

就算是诅咒,就算是噩梦中,能见到他,就心怀感激。

 

其实艾尔艾尔弗早已经不是艾尔艾尔弗。

失去了晴空中的阳光的艾尔艾尔弗早已不是艾尔艾尔弗了。

 

为了表达对他的愧疚,也许上帝会为他取下枷锁。

 

【00】

 

   第八年,不幸已去。

 

   在暮春季节想起一切的指南翔子和流木野咲确认了艾尔艾尔弗的精神已经恢复正常,便释放了他。她们一边使劲努着嘴角笑吟吟地说你竟然挺过这七年了啊,一边把艾尔艾尔弗带到了晴空下。

   久违的飘着棉花糖一般的白云的、蓝宝石一般的天空让艾尔艾尔弗感到愉悦。阳光透过树叶斑斑驳驳地洒在地上,樱花树下还有未被清理干净的、腐烂的樱花瓣。

 

   啊啊是太阳。

   即使被阳光照射着,艾尔艾尔弗也永远无法拥有阳光了。

 

   “那个……艾尔艾尔弗……”指南翔子突然开口,“虽然现在说可能对你伤害会很大,但是,时缟晴人他……已经确认了死亡。”总理大臣的眼里泛起了泪花,流木野咲不耐地拍了拍她的肩,但眼底分明也有着扫不尽的悲伤。

 

   “时缟晴人是谁?”

 

   艾尔艾尔弗问。

 

   上帝将晴空还给了他,他却忘记了自己当时对晴空的追求。

    

七年不幸。

 

七年已至。

 

诅咒的枷锁,已经不存在了啊。

 

                                               -fin-

 

评论
热度(48)
  1. 谢绝骗婚梗从我做起-爵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幸せ半分こ❀

© ❀幸せ半分こ❀ | Powered by LOFTER